2009年11月6日星期五

发生着...


这几天,感冒重复重复的犯了。
每个醒来的早晨,就格外的不舒服。

还真的有点担心自己的鼻子,和最近的天气。
希望我愿意多学一点,照顾自己的能力。^^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联课成果汇报终于来了。
两天的时间,我相信,足够眼前一亮。

我没有参与任何演出。
我的身份是,观众。

不懂意义是什么。
但我想比较满意的答案是,我可以过很自在的过两天。^^




今天是成果汇报的第一天。
所有学会的汇报,在我整体看来,满意度都颇高。

中华武术,让人澎湃之余,毫无冷场。
合唱团,一片和气,也体现了群体力量的精神。
生物学会,走出框框,耳目一新。
... ...


却有一个学会,我是有点不理解。
可是我没有想怪代表同学,只想问,为什么?

为什么在这个环境的驱使下,学会不能加紧,用心做得更好呢?


更不明白的是,为什么领导人可以在过后若无其事的“放炮”。
澄清,解释,辩护...
然后告诉别人,"这与我没有太大关系"

他确定这样办,比较好吗?
他难道没有想过,这一切,其实自己是应该负最大的责任吗?

笑着把责任推开,选择说“早知道”,或者逃之夭夭...
是为了体现着你并不在这个残局里。
你也很无奈吗?


不好意思。
在我看来,你只是多一次让人觉得,你推卸,逃避。
你并没有做着一个领导人,你只是流露着你的那份自私。

当然,把会服换掉,是还不错的选择。
但,有点多余了。


虽然现在说这句话,是一种讽刺,也惹来话柄。
可是我想,不说,难道事情就没有发生吗?
也就可以若无其事下去吗?

直接了当,但我希望那只是我个人想法的抒发。
毕竟,我不能怎么样。


期待明天。
期待,更多的共鸣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从昨晚到今天,心情一直有起伏。
不能理解自己的言行,包括那份缺了勇气。

我应该嘲笑着对自己说,是的。
我确实不懂得怎么喜欢一个人,包括让人觉得,我在进取。
因为我没有做什么,表示。

此刻,我才发觉,原来对于爱情,我好像还是那个我。
开不了口,沉默,被动...

你懂吗?
我真的明白,真的了解,可是我没有尽力也让你了解。

好想好想,能多做一些什么。
因为我知道,遗憾并不是那么美好的结果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时间可以冲淡感觉,化解悲伤。
还能让人,成长。

然而,记忆是时间换不走的。
至多是,让我们改变对记忆谱写的方式。


好多个日子以后,我收到她的讯息。
当下,是有点震撼,一点心跳。
全来自,我没有想过。


对于她,我只能说,祝福。
真心的希望,她过得好。
也真的期盼,她不再受伤。

一直以来,对于她,我不变的答案是:
“对不起,也谢谢你。”






~完~*♥关于我的歌♥*

5 条评论:

anni3 说...

照顾好自己啊..
祝你早日康复,别恶化=]

这就是人的本性啊
改不了的
除非是像你般
有思想的人^^

让自己活到更好就好
过得自在、充实点
不能接受的,去接受
追求自己所向往的=)


加油
祝福你

音乐咖啡馆 说...

兄弟,我上来了。

看到了最近的你,生活上似乎多了一些挑战,希望你能一一克服。

生病了,要好好照顾自己,不要搞那么多的活动了。

不负责任的人,确实会令人讨厌。不过,就是有那么多不负责任的人在我们的四周。我也时时刻刻提醒自己,自己,是否不小心也成为了他们的一分子呢???

还有,我回来吉隆坡了。你去我的部落格,第二篇文章的回复,有我的电话号码。记得联络哦~~

匿名 说...

你知道的
很多时候我宁愿保持沉默
因为从不同的角度看待
就会有不同的想法与意见
没有绝对的对与错
所以 没有什么好争驳的=)

所以我也希望你相信
很多事情需要时间去观察
去静静感受
或许你会发现并不如你当初以为的结论那样

有时候当一位领导者
有太多的无奈
别人永远不会理解
自己也永远无法清楚交代

这是为什么说做领导的
要“吃得咸鱼抵得渴”
尤其扛起了一个
早有漏洞的学会=)

韵萍
(不会用你的身份回复功能啊==)

匿名 说...

或许在你们观众面前这个汇报的确是不堪入目,甚至是烂...
但是站在前任主席的观点,我并没有因为这个而感到羞耻而逃避些什么.
反而他们的表现我觉得已经比以前进步许多.
我放手让他们搞这个汇报,是要让他们学习,而不是你所谓的逃避.

我们不是大团体
没有以前强大的执委带下来
大家都在学习
这个市第一次大型的汇报
大家都没有上台的经验
他们已经踏出了第一步
已经很好了.

团服事件是工委团决定要穿体育衣
我只是等过了我的学会汇报才换上体育衣
而不是你所谓的 多余~
更不是什么逃避...
下次有什么不明可以先向别人搞清楚状况再发表你的所谓的“看法"

我 不是筹委团,也不是学会主席
但 我会负责任...
我是正盛

DEnnis 说...

韵萍 :
谢谢你,韵萍。
我了解你想表达的。

听你说,我想了想...
确实,每个领导人都有旁人无法理解的处境。

我明白了。=)


正盛 :
嗯。
谢谢,你的解释,我是恍然大悟了。

我不懂你有没有逃避,
也不懂你有没有感到羞耻,
我只是懂那天是很单纯的在旁了你的一些反应。

当然,现在你说了自己的想法...
我也必须承认,我有太主观的成分。
毕竟很正确的一句话是,当领导人不容易。

不同角度看问题,答案会不一样。
你说出你的角度,那我想我必须自我检讨。

谢谢你,也对我自己的冒然判断抱歉。
至于你会不会负责任,
我想我并不适合给任何想法。=)